谜荼

荼蘼不争春,寂寞开最晚。

介绍→超懒的!主要线稿/手绘,偶尔发发文( ´∵`)主混es,刀乱,文豪,v家!圈地自眠ing

这画质真的吞得惨不忍睹。。。
好久以前的图了,现在才想起来发一发,顺便证明我还算个画手什么的(喂,其实主要是画画的www真的不会背景啊啊老是瞎糊一些奇怪的东西……
祝!参加中考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考到想要的成绩!(没赶上高考……)
希望全校最贵男人能带来欧气www

【Leo司】遥远冬天里的事

大概ooc致歉☆!
大概是奶次日常╳
祭奠一下这几天的低温生活……夏天来了



每天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knights的集合地点,都会看到差不多的景象……

“凛月学长……你们啊!”我忍不住将被眼前如猫儿一般的三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掀开,“现在是组合活动的时候啊,请不要太松懈了!”

“欸,那有什么关系啊~”岚优雅地转了个身,“王还没来,就当作休息的啦~小司司也可以一起的哦~”

我忍不住皱了皱眉,刚想回口,凛月前辈就把我堵住了,“那么冷的天,不窝在被子里可就真的是辜负了那么适合睡觉的好天气了哦~小~朱也一起来吧。”说着为我腾了块地。

我努力尝试忽略这……不得不说是诱惑的一切。真的,真的好想也躺进去啊!!!这几天的天气真的cold到了极点,光是坐在教室我就想回家去了……坚持着来到这里却没有一个人认真地练习……真的冻到我都没心情追究是谁把那么大的被炉搬过来的了!

“唔……所以说,只要leader来就好了对吧!”我无奈的看着他们,“那我去把leader揪过来,然后就请大家认真的开始新歌的练习了吧!”说着,我往门外走去。等抓到leader,说什么我也要逼他们练到,一点冬天的感觉都没有!

一,二,三,好的!我给自己喊着口号,顶着寒风,朝三年级的教室冲去,会不会被门老师抓到也不管了!“leader!找到你了!”我向3B的教室喊了一声,这样……会不会很失礼啊……

“哦?是一年级的司君!”仁兔前辈回过头说道,“你找leo?他一放学就走了哦~”说着还拍着自己的胸,“就相信靠谱的仁~哥吧!”

leader!倒里去那了啊啊!我忍住心中的怒火,仔细想他还会去哪。弓道部?会有吗?我们说好今天下午排练的啊!

经过小卖部,我还是禁不住暖气的诱惑。算了,就先买一点零食,补充点热量。于是我走了进去,开始精心挑选合适的零食。

付款的时候,我隐约听到门外有熟悉的大笑。leader?是leader??!!!

我急忙拿起零食冲了出去,“inspiration!”果然是leader,正爬在地上在本子上瞎画着什么。

“所以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啊啊!”不行,我的衣服快被我捏烂了……要忍住!

“leader,你是在我进门的时候躲了起来,然后等我出去了再偷偷跟着我的吗?!真是……不可理喻!”我狠狠的咬了一口手里的零食……好吃……

“不行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!这时候的司!inspiration快溢出我储存灵感的世界了啊哈哈哈哈!”

快把他拉走啊啊啊啊啊!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前段时间写的戏,快六月份了除除草☆
夏天好热啊

【leo司】我的春天离开了(三)

好的最后一篇也总于码完了!
不是玻璃渣请放心食用╳
可能会有ooc?总之请多包涵☆!

毕业典礼后,司收到了来自泉的一封信。

信封中有两张纸,而其中一张,又被细致地封了起来

司先看了没有被封起来的那一张。“真是麻烦啊……”

“一下子knights就只有三个人了,虽然那个睡间是该三年级对的……”

“我会回去看看的。一想到小真~将要在我曾经在的教室,我就激动不已!☆当然,也会顺便回去看看你们的……”

司看到这一段不禁笑出了声。濑名前辈……还是老样子呢……

信足足有两页纸,但看起来却比真正和泉在一起的时光过得要快。司这样觉得,接着望向最后一行字……

“这封信的另一张纸,是王那家伙给你的。反正也是你们的事…让我说真是超~烦的啊!你自己考虑要不要看……什么的吧。”

leader……

司的心,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绞痛。像是有一只手在拧着,拧着,仿佛突然漫上眼眶的泪水,就是这样拧出来的。脑海中不停地回想着那六个英文字母:l.e.a.d.e.r.然后它们开始错乱地排序了起来,就这样乱乱地堵在司的脑中。于是,大脑像是突然无法发出“拆开信封”的指令了,司的手就只能僵在半空中。

就……先这样放着吧。

我还会等你回来。

司已渐渐习惯了新的一切。

习惯了新的教室,新的身份,新的生活……

新的,没有leo的身活。

离毕业典礼那时已经有三个多月了。已经有人换上了夏季的校服,春季专属的花也都快凋零了。周围的一切都有了初夏的味道。

今天,knights的活动结束后,司拿出带来的袋子,从里面拿出一件冬季校服外套,盖在蜷缩在一旁打瞌睡的凛月身上。

“嗯……小~朱……干什么呢,不要打扰老人家睡觉哦~”

“我明白的。”司微笑着说,“但我得把这件外套还回去。”

凛月突然睁开眼睛,又接着闭上。“你才还啊……唔嗯恩……”

“嗯,我借了前辈的衣服穿了一整个春天,昨天才发现,和我的有点不太一样。”司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发。“不过为什么,我会和前辈你交换了外套?”

凛月背对司,没有看到这时他的表情。只是从语气中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。

“我也忘了呢……把外套借给你的真正原因。”

忙完了期末考试,司又得处理家里的事务。等一切都稍微平静了下来,knights又有点事要解决……

他始终忘了泉给他的那封信。

但他却终于等到了leo的出现。

司想,他的leader可真是一个神奇的人。总之就是说不尽的,各种神奇的特点加在一起,就成了他。

那天,司漫步在一条绿茵小道上。小道很长,很窄,人几乎没有,简直就不像一条路。但leo却发现了它,并让司也知道了——应该是司在这里找到了沉迷幻想的leo。后来,他发现这条路走出去离家倒蛮近。于是,没有人来接的时候,司就从这里回家。

小道两旁种有不知名的树,每棵都绿茵如盖,格外茂盛。落花像是在悼念着春天一般,熙熙攘攘地挤满了整条本就不宽的道路。

司经过一棵尚有残花未落的树时,隐约感觉到有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头上,便伸手去抚。可手一伸过头,却触到了什么,有温度的……

司条件反射地缩回手,接着愣了一下,缓缓转过头……

leader,好久不见。

“欸……司……”leo的脸突然红得可比树上的果子 ,在司的眼中映出来像是在喷火一般。

“司……欸嘿嘿……”树枝终究还是承受不起leo的重量,司也是听到了“咔咔咔”的声音,才发觉原来leo是趴在树枝上的……

“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司眼疾手快,拦腰抱住了leo。两人的脸正好别过,这微乎其微的距离,使两人的头发混到了一起,彼此穿递着温暖。

司看不到leo的脸,但他能感觉到leo在轻微颤抖着,“leader……”司将leo轻轻放到地上,“还好平时运动量大,不然怎么接的住你……”

“哇啊啊哈哈哈哈哈司你是被外星人附体了吗☆?!才能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接住我……”leo满脸通红,看样子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……

“你啊……”司无奈地望着leo。刚刚从树上下来的leo,头上沾满了树叶和落花,再算上傻呵呵的笑脸,眼前的少年简直是从森林里走出来的精灵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昔日里,心中被思念、愤怒种种情绪侵蚀掉的那一块,竟能那么快地恢复,甚至还增加了许多温暖。这是为什么啊?

想说的话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。司咬了咬下唇,试着发出声音“leader,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嗯……”leo傻傻的愣了一秒,“迷途中的诗人,一不小心走回了原点。”说着笑着挠了挠头,“因为我想见司啊,而魔法显示司就在着附近……于是我就想躲起来,吓一吓你~”

“但是看到司的头发有落花,我就忍不住伸手去抚了~”leo的眼神突然温和了下来,“果然,我还是怀念这里,怀念大家啊……”

“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司……想死你了!”leo突然扑了上来,差点将司又“吓得”眼泪决堤——
果然你也在想念着我的啊……

leader,很高兴,你回来了。司微笑着说。

“哼哼~”leo陪着司往家走去。司突然很像睡觉,眼前的一切比家里的大床还让人感到舒服,温暖。

“司,我给你的歌,你看了没有?”

“欸……?”leo突然开口,把司吓了一大跳。“leader……你,你说的是濑名前辈给我的谱子吗?!”司也突然满脸通红,回避着leo的目光“非常抱歉呢,升入二年级后,感觉一下子忙了起来……于是……就忘了看……”

leo没问为什么写在司的脸和衣服上的谱子会变成“濑名前辈给的谱子”,他只是吃惊于,原来一直以为会很思念自己的老小,居然连他临走前留给他的谱子,都没去看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你这就太伤我的心了啊……司啊……”leo边说边摇头。

“但没关系!如果你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,是由它的创造者,就是我,亲手弹奏出来的,那我也很满足了哦~”

leo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精致小巧的尤克里里,并拉着司在路边草丛里坐下。

“司☆!我创作了无数首曲子!但只有这首,为你而写的曲子!它的每一拍,每个音符,每段旋律,甚至是我写下它时的笔触,我都记忆犹新☆!”

leo轻轻拨弦,尤克里里清亮的声音在小道口都能听见。司静静地听着,忍不住也跟着摇起了身子,小声地哼着旋律。

leader……真不愧是我们的leader。作曲……唱歌……跳舞……都是我憧憬着的。

一点都没有了,leo离开后我心里的痛觉。

好开心啊。这一刻真的好开心啊……

音乐融入了夕阳的余晖,仿佛可以随着光线传到每个角落。

小路边的无论哪棵树上,都很难找到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又或是初开的新蕊了。属于春的嫩色在一点点地褪去,又或说是换成夏天的浓绿。尽管六月的温风还不至于把蝉逼得哀鸣,但春天确实是过了。

闹钟守时地叫了起来,司揉着惺忪的睡眼,不情愿地爬起来。

望向窗外,窗台上有一封信。很随意地,躺在那儿。

“我亲爱的骑士:放假,请陪同我一起走向一个新的远方吧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真的非常感谢看到着儿的你☆
明明不是什么很复杂的事也能被我写几千字我真厉害╳(不是
于是就这样完啦!→→→
第一篇:http://yisewubai.lofter.com/post/1e4c7907_e9f21be
第二篇:http://yisewubai.lofter.com/post/1e4c7907_efac268

【レオ】我的春天离开了(二)

    隔了两个星期终于码完啦!
    开始有玻璃渣的味道了呢☆慎入╳以及可能有ooc注意。
    第一章在这里http://yisewubai.lofter.com/post/1e4c7907_e9f21be

    在那之后,司再也没有见到过leo。

    knights的活动也是,连最主心的队长都没有来,就开始了。像一年前一样。

    连一天没几个小时醒着的凛月都愿意出力来寻找leo,可几天过去了,一无所获。

    司不知道这几天他是怎么过去的,好像被沉入千丈海底,不仅望不见一丝丝的光、整个人都难受到窒息,而且——

    心,莫名的痛。仿佛被碾压着,快要支离破碎般………

    在司的眼里,春天仿佛从来未至。但确确实实的,樱花和泪水在学院里漫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 毕业典礼也近在眼前。

    leo依然未现。

    毕业典礼的那一天,许多人都哭得昏天暗地。比较戏剧化的几个场景是,表演部的友也站在日日树前辈面前泣不成声、而日日树前辈却边安慰边为他戴上七彩的面具;组合的濑名前辈又跑到二年级A班的人群中找游木前辈。而游木前辈也难得的一次没有躲开濑名前辈——

    悲伤在每个人的心中生根,发芽,然后随风飘了出去。让司感觉,这个樱花烂漫的春天,像是在哭泣一样。

    leader,leader,leader,leader,leader,leader,leader,leader,leader,leader,……

    你在哪儿你在哪儿你在哪儿……在哪儿……在哪里啊……

    去哪儿了啊……

    我真的好想见你,好想再叫你一声,leader……

    真的啊,真的,真的,好想你。

    你去哪了?没有在幻想的时候被人拐走吧……没有掉到什么奇怪的坑里吧……你……还好吧……

    leader……你还好吗?

    leader……我真的……好想你……

    leader,I miss you.

    司站在人群中,依然保持着他自己的优雅。那是肯定的,对消失的橙发少年的思念,只侵蚀了他的心。

    司想起了两周前,他过早的来到摄影棚。这时,其他人都还没来,而他过于疲惫,于是他就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。

    司至今还记得当时他做的梦。

    那时,他置身于一个充满春天气息的殿堂。充满了司记忆里春天的温暖气息。

    leo身着属于王的长袍,就在司的不远处。他正在墙上乱涂乱画着什么,显然又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了。泉不耐烦地拉着leo,而凛月却窝在leader的王位上,甚至还抱着leo拖在王位上的长袍的尾端,呼呼大睡。岚也是,居然旁若无人地照镜子……

    一个丝毫不正经的王国。

    没错,着就是knights的,王国。

    leo突然回过头,眼睛在一瞬间闪了一下,接着,他大喊:

    “司————!”

    他向司奔去。

    “你来啦!我可是很清楚地记得你的名字的哦——!☆”

    “leader……”

    “司!我想写一首最棒的歌☆!”

    “leader……”

    “只为你而写的☆!”

    “leader……”

    “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,司你是我最爱的knight!☆”

    “leader……”

    你也是我一生最爱的王。

    心阵阵绞痛,没有理由地,泪水打湿了脸……

    之后再醒来,司发现自己的脸上好像被擦过,外套也被脱了下来。

    岚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面对司,用像往常一样的表情说,“小凛月不小心把咖啡倒在你的身上了……外套也被拿去洗了。如果小司司你觉得冷的话,就先穿凛月的衣服吧。”

    司揉着眼睛,对周围发生的事还不太清醒。

    “leader……在哪啊……”

    “我们的leader,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   

【レオ司】我的春天离开了(一)

也许是玻璃渣……?
关于leo毕业的事……
第一次发文请多关照


NO.1

午后的斜阳包裹着摄影棚。尽管春意盎然,但周围却丝毫没有春天特有的喧闹。

属于春天的寂静。

leo轻轻伏在司的身边,一反吵吵嚷嚷的常态,像只猫一样,将自己的一切埋入这寂静的春色中。

司的身体缓缓起伏着,凭着作为朱樱家少爷的良好修养,没有一丝声响,比猫还安静地熟睡着。

一支黑色的可洗的签字笔,在司的脸上涂写着。圆圆的笔头在皮肤上划过,异常舒服。这可不像leo平日里会带着的东西。

leo操控着笔,流逝的墨水织成一条条五线谱。如同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橙发少年眼中所想述说的,一一化作了音符,伴随着春天梦之咲所包含的一切,点缀入如梦织成的五线谱中。赤发的少年依然未醒。

【宇宙天才国王月咏leo☆!】

leo在司的右脸边缘写下这样的落款,又顺手描下了一个并不均匀的半圆。可他又突然很随意地将笔迹
抹去。

不用……再写出来了吧……

看似永远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少年,他的眼中突然闪过这个世界的一切美好之物。先是装入了璀璨的银河,接着出现了他眼中的司——

我作为【王】,必须得会我的王国去了呢!

你,朱樱司,一年前懵懂的“新来的”,作为我的knight,请好好的守护我爱的一切吧!

包括,照顾好你自己啊……

依然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般,月咏leo走进棚外的阳光里,再次融入明媚的春天中。

司的脸,衣服上,所记录的leo留下的春天的旋律,依然伴着他沉睡。他不知道这首歌里表达了什么。

在这个春天,它还未醒。

【国王离开了骑士,他们找不到他。】

“Inspiration……”

才十一月末就开始画一月底的河图,,摸鱼速度慢没办法。衣服其实是es星夜祭的服装改的,,太爱那期活动没办法。
p2是一开始的构图这样,结果最后一点没按它来画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能
完色?